蒙羞歲月,一個香港人的1975年在紅色高棉柬埔寨的死亡經歷

一個香港人的回憶錄-<蒙羞歲月>

讀後感 作者: 阿爽

2007年9月底﹐與朋友相約往<漢山越南餐廳>午餐。巧遇餐廳老闆錢凌楓先生 ﹐得他奉贈友人作品<蒙羞歲月>一書。 回家後不久﹐因先生心臟手術住院﹐每天疲於奔命﹐故一直擱著﹔沒法好好拜讀。直至聖誕、新年假期方得空閑﹐認真捧讀後﹐竟深受感動。一股衝動﹐兩天內將全書讀完﹐掩卷之後﹐禁不住寫下讀後感。

<蒙羞歲月>不是小說﹐而是一個香港人活生生的的血淚回憶錄。

作者林重耘雖自嘲『文化水準低劣﹐智力不高』﹔但拒絕出版社主編黃天俊先生的修改潤飾﹐而堅持以自己樸實的文筆﹐平鋪直敘的寫作方式﹐將個人慘痛經歷毫無掩飾的呈現於讀者眼前。

當年﹐他為了與妻兒團聚﹐深入虎口去渡過四年苦難的血淚歲月。他一字一淚﹐寫來驚心動魄﹐我手不釋卷﹐讀來感同身受﹗

林重耘先生原籍福建省同安縣(編者注:中國福建省廈門市同安區)灌口鎮田中央村人士﹐1948年隨父母移居香港﹐持有永久香港居民身份證。為了生活﹐他曾做過釘木箱、塑膠花工人、巴士售票員、巴士司機﹐其後更自購『的士』而成自僱員。1970年底﹐他認識了從柬埔寨逃難到澳門的許先生後﹐便合資開辦具柬埔寨特色的粿條店﹐兩人合作愉快。三年後﹐許先生見柬埔寨局勢較為穩定﹐決定說服林重耘前往發展﹔兩人又經營木材及寶石出入口貿易。

1973年9月﹐許先生將自己最小的女兒許配給林重耘。婚後﹐林先生獨資經營『香港傢私店』 外﹐還在柬埔寨邊界近泰國處購買了礦場﹐開採紅寶石。小夫妻克勤克儉﹐收入越來越可觀﹐生活過得十分舒適。可惜好景不常﹐1975年4月17日那一天﹐竟改變了林先生全家命運:所有財產被紅色高棉政府沒收﹐房產被剝奪一空後﹔全家與其他柬埔寨同胞遭遇同一厄運的人一樣,生活在無休無止的苦難深淵中﹐過著一千多個暗無天日的蒙羞日子﹔期間曾飢不擇食﹐吃過蟑螂、蜥蜴﹐甚至在糞便中撿洗麥粒充飢。

<蒙羞歲月>全書192頁﹐包括珍貴彩色插圖9頁。書中記載了1975-1979年期間柬埔寨人民的苦難困境及悲慘歷史。

紅色高棉軍兵的殘酷無情﹐濫殺無辜的暴行﹐被描述得淋漓盡致﹐活靈活現讀者眼前﹗

當年﹐超過百多萬柬埔寨人妻離子散、家破人亡﹔甚至被集體活埋。幾許弱質女性於家人面前慘遭軍兵輪姦、其不忍卒睹、驚心動魄的慘況﹐是難民的心頭痛。其慘無人道的遭遇﹐看得未經戰亂的我淚眼模糊﹐血脈奔騰﹗

從前閱讀歷史﹐知道殺人魔波爾布特做為紅色高棉領導人﹐也是不折不扣的雙面人。他性格剛復自用﹐外表慈祥、內心毒辣。利用一批12-15歲盲農出身的流氓組成少年軍﹐那些胸中充滿怒火、野性、血氣方剛的挺硬族。

他們肆意殺戮境內的城市人﹐讀書人﹐也以滅絕種族的殘暴手段對付柬埔寨華人。在<蒙羞歲月>中﹐其罄竹難書的暴行﹐透過作者樸實的文筆﹐讀之令人髮指﹗

柬埔寨屠殺紀念館至今仍塗滿無辜死難者血跡。紅色高棉軍兵罪行鐵證如山﹐釘床、螺絲釘等各類觸目驚心極刑﹐都一一載於<蒙羞歲月>書內。印象中﹐曾經在香港看過一部由美國拍攝﹐吳漢主演的<殺戮戰場-The Killing Field>。如今讀了<蒙羞歲月>後﹐才知道那部影中所描繪的悲慘經歷,只是冰山之一角。

林重耘先生聯絡方式﹕為免造成老人的困擾,請先電郵有關聯絡資料及信息後,必要時,作者會親自聯絡您,謝謝理解。

電郵:lam@mxsy.org

阿爽稿於 2008年元月2日